【维勇︱授权翻译】Take Hold 紧握【二】(灵魂伴侣AU︱原著向)
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595502?view_adult=true#

作者:lavenderprose

译者:原po

授权:

本文不得转载,不得进行与商业有关的任何活动,文章归作者所有,谢谢配合。

TH(二)

维克托从睡梦中醒来,他看见马卡钦压在他的身上,位置是……肾。压住肾可以把认何一个深睡的人弄醒。他一边不舒服的哼唧唧,抱怨他的贵宾犬没有让他睡个好觉,一边抱起马卡钦,免得他走动的时候会踩破榻榻米。马卡钦自觉地屁颠屁颠跑到走廊尽头的阴影里,维克托想了下,还是决定跟上去。

 

这个时候天还没亮,维克托跟着马卡钦来到后院,然后发现了抱着腿,将膝盖贴在胸部,安安静静坐着的勇利。

 

马卡钦到勇利那儿去了,在勇利看见马卡钦和他身后的维克托时,维克托可以确切的看见,勇利的高兴,那种知道自己不是孤独一人的喜悦。

 

“做噩梦了?”维克托问道,他选择靠着门站着,而不是靠近勇利,侵入他的空间。他的机会就留着,留在勇利愿意的时候。然后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就努力不让勇利心碎。

 

维克托看出勇利明显十分警惕,但还是没有让维克托离开。

 

为什么?维克托想问,为什么要害怕我?我只是想让你露出在索契那时的笑容。

 

“不,不是噩梦。”勇利在木质长凳上稍稍移动了点,维克托将这视作邀请,坐在勇利旁边,像拿着手榴弹一样小心。

 

“那……是一些奇怪的梦吗?”维克托暗示着。可奇怪的梦也可以同样像噩梦一样令人心神不宁。维克托曾经梦见他独自赤脚走到冰场的中心,他的母亲漂浮在他头上。这件事并没什么特别恐怖,就是在某方面困扰着他。

 

这一次勇利微微将他的头倾斜了一个角度,表示的确是一个奇怪的梦。维克托在旁边耐心地等待勇利的解释。

 

“我站在一个我从没去过的沙滩上。”勇利轻柔地说,他把他的手指移到了被睡裤包着的膝盖那儿。维克托此时的眼神放柔和了些,看着他。

 

“那儿有很多海鸥,沙滩下有人,可我看不清他们的脸,他们朝我伸手,我向他们走过去,可是海鸥逃走了,我什么也看不见,连海鸥也看不见了,他们也看不见了,所有东西都消失了。”

 

维克托小心地用轻柔带有磁性地声音问道:“你梦到这个有多长时间了?”

 

“几个月了,”勇利回答道,他的肢体还没有打开,他也不敢看着维克托的眼睛,可这是维克托和勇利除了谈关于花样滑冰问题外,交谈时间最长的一次对话,维克托觉得值了。只要勇利愿意一直说下去,维克托想,他就会一直倾听下去。“可能……可能去年开始的,最近是每过一两个星期就会梦到一次。”

 

“嗯…”维克托哼了下,试图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很随意和沉思,可此时每个细胞都对着他的假装沉思在齐声尖叫!“这对我来说…就是一个很奇怪的梦。”尽管他的心脏快跳出他的胸部,他的脚趾几乎麻木,他依然能维持着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说话。

 

“我的妈妈也是这么说的。”勇利此刻很安静,可能有些悲伤,他预想到这是他接近他的灵魂伴侣时而有的感知,从梦的本质和拥有梦的时间来看,这可能发生在不久的将来。可能在未来的几个月里,勇利会做着这个梦,从他的灵魂伴侣的臂弯里醒来。勇利已经23岁了,并很快会遇到生理上最重要的人,那个能煽动他的伴侣。

 

“你这个年龄,发生这种事是合情合理的。”维克托说,他现在手心里都是汗,他也尽力地拒绝他脑海里的话:别担心,还有机会,还有机会……

 

“我知道。”勇利喃喃着,“我只是觉得,我需要更多时间。”

此时马卡钦好像在院子里找到什么好玩的,它用爪子不停地抓,还不时看一看维克托和勇利

 

“需要更多时间干什么?”维克托问。勇利的头发丝绕到维克托的眼前,维克托想把这些黑色的精灵退回去,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至今维克托还记得,指尖触碰的柔软。

 

勇利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肩膀,好像不怎么愿意回答这个问题。但他还是说了。

 

“让我变得更好,为了那个人。”

 

维克托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怎么会?这个美丽的生物怎么会不知道它是有多么地迷人,连他的缺点都是可爱的!难道勇利不知道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就像中了彩票一样?世界上的某个二十几岁的人某一天会在勇利的身体里觉醒。维克托突然记起来,勇利的妈妈宽子曾对他说,特殊的某一天,学校里的同学给他的儿子送了巧克力。勇利回来时,手上拿着巧克力,他说是他的同学出于义务给他的。宽自说的时候眼睛闪烁,嘴唇翘起一个弧度,她告诉维克托,在日本,送给一个人巧克力表示希望他是她未来的灵魂伴侣。

 

“我真想给他买一大堆巧克力,”维克托知道后回到房间,摸了摸马卡钦的毛,然后倒在床上,被抱枕、床单、被套围绕着。他感到自己的生物钟在尖叫(他要睡了)。

 

灵魂伴侣!灵魂伴侣!

 

“我要把所有的巧克力都给他。而且是最好的巧克力。他会变得胖乎乎地,而我就可以亲吻他肚子上可爱的小肉肉,我们就会非常。非——常快乐!!!”

 

马卡钦用看起来生气的动作推了推维克托的鼻尖,意思好像是:我知道了,但不要挤我好不好?麻蛋我都不能呼吸了……

 

时间回到现在,维克托对勇利说:“你很完美,真的。”

 

可勇利摇晃着他的头,表示不同意,惊讶地睁着那双肉桂糖般的眼睛。

 

“你的灵魂伴侣无论如何都会觉得你很完美,”维克托告诉他,“真的。”可维克托没有告诉勇利的是,如果勇利的灵魂伴侣不这么认为,不待见勇利,不给勇利足够的爱,没有让勇利有安全感,不想亲吻勇利的眼帘、耳朵、肩膀。

 

维克托表示,他很高兴代替这个位置。

 

要是哪个操他妈的大混蛋不肯接受他亲亲的勇利,维克托不介意用他身为战斗名族的称号,化身为邪恶复仇者来践踏这些可恨的人,然后过两天就和可爱的勇利结婚。

 

这些想法瞬间在他的脑海里走过,他紧盯着勇利的肩膀,目瞪口呆地惊喜地发现那里有一个针眼大的小痣。在维克托做着白日梦的同时,勇利的眼睛也恢复到原来的大小。

 

“我只是很难相信自己…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。”勇利轻声说道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好像想掩饰些什么。“我是说……这个星球上有七十亿人,会不会有人知道我是他的灵魂伴侣后感到失望?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比我优秀,更美丽,更有才华,更好的人。”勇利叹了口气,捡起裤子上掉落的线头,忽略了维克托试图压抑的尖叫:

 

哦天哪我可爱的勇勇勇勇利!嫁给我!我们到美丽的乡村!在那里我们会有六个孩子!我会让你每天笑得很开心!!!

 

“我不知道,其实我觉得自己选择灵魂伴侣会更加简单,而不是等待生理上的选择,这会给很多人宽容的选择。”勇利说。

 

“我…也这么觉得。”维克托想了会儿说道。

 

某个与他契合的人,这个人的灵魂在某一天会大声地唤起维克托,然后维克托的灵魂也会飞到那里,和那个人在一起。维克托要学会撒谎,他要去亲吻那个不知道的灵魂伴侣。可他做不到,他会和那个人解释,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爱上了和他隔了半个地球的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有一双美丽的眼睛,嘴里吐露着悲伤的话语。只要他想让维克托陪在他身边,维克托会义无反顾。维克托要告诉他的灵魂伴侣,在他遇见胜生勇利的时候,他背叛了她,希望她能原谅,不原谅也不要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译者的话:

维克托的花式内心表白太可爱啦!!!

现在依然是老维单箭头,估计再来一章过渡就双了【我讨厌过渡

表示两人做的梦都很不寻常,不知道怎么理解为要有灵魂伴侣了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92 )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