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维勇】Breaking Bad (一)

  • 原FBI检查组副组长后DEA主管维X随处可见的普通人作家勇(自称)

  • 里面的地名职位啥的瞎写(别这么说我还是查了下的)

  • OOC预警!!!不要看见标题里的Bad就觉得是BE啊!全文甜!

  • 灵感来源于同名美剧《Breaking  Bad》

  • DEA:美国缉毒局



Breaking Bad(一)



皮鞋踏在光滑的地板上,每一次踩踏发出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回响,令耳膜微微颤动。维克托停下脚步,收腰的皮带前的金属相碰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隔着面前的纤维板木门,隐隐约约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声音:

“费尔茨曼组长,那就比谁更厉害吧。”

“呵,你输定了。”

敲了敲门,得到允许后,维克托推门而入,眼前坐着的两位是FBI检查组组长雅科夫·费尔茨曼和情报组组长切莱斯蒂诺·恰尔迪尼。

“雅科夫!啊……切莱斯蒂诺也在!”刚准备再寒暄两句的维克托却被无情的雅科夫打断。

“维恰,你知道我这次找你是干什么的。”

……

 

“啊,忘了。”维克托没说错,资料是在昨天晚上他下班后才传过来,他要回家然后和勇利亲亲,这可重要多了。

“维恰!”随着一声怒吼,对面的切莱斯蒂诺差点就拍桌子狂笑起来。可维克托只是笑笑,耸了耸肩,似乎对此司空见惯。

待雅科夫平息了一点怒气后,脸色不好地对维克托说:“最近墨西哥那边的毒贩猖獗起来,来头还不小,好像是全部被聚集在了一起。这本应该是格奥尔基·波波维奇的事,可他最近……你知道的,所以我不得不把你调过去顶替一下他的位置。”

“把我调去当DEA主管…吗。”听到这件事后维克托眼帘微微下垂。毒贩聚集对他们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。一网打尽,没有后顾之忧;可如果对方的势力大,源头的窝点藏匿得隐蔽,那么聚集在一起的毒贩势必会在境内引发骚乱。而且这次雅科夫把他调过去,事件必然很棘手。

“没错,这次一定要先找到他们的窝点。维恰,记住,速度要快,这可不是什么可以拖延的事情。”雅科夫一脸认真地说,“虽然说我们的职业也可以管这一块,可是DEA有更多人手可以调动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维克托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看着异常乖巧的维克托,雅科夫欣慰地叹了口气:“剩下的资料和情报还有注意事项我会晚一点传给你的,一定要记得……看…”还没说完,雅科夫就看见面前的空气,额头上的井字再次冒出来。切莱斯蒂诺在一旁撑着脸笑着说:“他向我们点了点头就走了哦。”

“维恰!!!!!!”雅科夫今天也是如此的精神满满。

 

偷偷离开了雅科夫办公室的维克托毫不心虚地快速换好衣服,开车,回家。

这里是美国华盛顿,春天的来临给了人们新的希望。维克托把车停在小区外,徒步走了进去。路途中不少的美丽性感的女士向他打招呼,维克托礼貌回应,可脚下的步速却丝毫没有减慢,甚至更快。

勇利勇利勇利勇利,维克托的脑海里已经被这两个字占满,他不知道路上经历了什么,他觉得自己可能精神分裂了。

走到熟悉的门牌前,拿出钥匙,迅速地扭开了门,激动地朝家里喊道:“勇利!我回来了!”

坐在沙发上的毛茸茸的两团动了动,棕色的那团反应非常迅速地向维克托飞扑过去,想用湿漉漉的舌头舔维克托,却被维克托制止。维克托小声对它说:“马卡钦,我回家的第一个吻可是要给你妈妈的,你先忍忍吧。”

马卡钦委屈地眨着豆豆眼,把维克托逗笑了,揉了揉马卡钦毛茸茸的耳朵,维克托再次抬头看见的就是那双肉桂色的眼睛,清澈得只映照着维克托一人。

“欢迎回家,维恰。”半天没说话的勇利发出的声音软软糯糯的,听得维克托心痒痒,把人抱在怀里就是左亲右亲。唇瓣扫过光洁的额头,微微发红的小巧的耳垂,白净的脸颊,可爱的鼻翼,最后停留在令维克托魂牵梦萦的粉色的薄唇上,逗得怀里的人身体轻颤。

还没深入,勇利就轻轻推开了维克托,把马卡钦抱起来,“马卡钦,现在你可以亲你的维克托爸爸了。”

马卡钦开心地扑了上去,维克托石化地站在原地任由马卡钦把口水留在脸上。厨房里传来勇利掺杂着笑意的声音:“洗把脸再来吃饭。”

维克托嘟了嘟嘴,听话地照做,眼角留下一滴不存在的泪,心想勇利实在是太可恶了,但是好喜欢/////

 

在维克托“怎么今天没有炸猪排饭”的抱怨声和勇利“因为我要减肥”的回答声中,两人坐下来吃饭。

今天轮到维克托洗碗,没事做的勇利倚靠在厨房门椽那里静静地看着维克托。

挺拔的身姿,脱衣有肉穿衣显瘦,袖子卷起露出的手臂具有爆发力,那张脸更是……勇利使劲摇了摇头,迫使自己不去想,脸太红就会暴露的。其实维克托早就注意到身边的小可爱的动作,可他实在不想打破这美妙的气氛,所以只能忍忍。

“维克托,今天回来的时间有点晚,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勇利掩饰一般问维克托。

“因为一位美丽的女士需要我的帮助,我就晚一点回来啦!”想逗一逗勇利的维克托说。

勇利眨了眨眼睛,迅速凑近维克托,在他的唇角留下一个吻。“哦?是吗,那维克托今晚就睡客房吧。”

“嘿!小坏蛋!刚刚是骗你的。”维克托急促的说,洗碗的动作快了些。

勇利挑了挑眉,双手交叉环胸说道:“小坏蛋?”

“哦不……我是说…..我亲爱的、我的甜心、我的小可爱、我的小心肝!”糖珠从维克托的嘴里一颗颗掉出来。

“行啦,我亲爱的维恰,说说实话吧。”勇利看着维克托还有继续下去的趋势,立马制止了他。

被“亲爱的维恰”熏晕脑袋的尼基福罗夫先生顿了顿,还是告诉了勇利。

“是雅科夫把我留住了,他让我着手调查并处理最近在墨西哥境内的一窝毒贩,然后我明天就调到DEA。”

勇利惊讶地说:“这么快?明天就调过去,DEA华盛顿分区离我们家还有点远。”

洗完碗的维克托拿毛巾擦了擦手,走过去亲了亲爱人的眼角,揉了揉松软的黑色头发,微微弯下腰和勇利平视,看着可爱的有些大的棕色的眸子,维克托宠溺地笑了笑说:“不管多远,我都会准时回来见你啊。”

勇利觉得自己都要溺死在这温柔的蓝色湖泊里了,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眼神不自觉地飘忽着,声音微微颤抖,说:“…但是…工作还是很重要的…而且,路上也要注意安全。”

维克托在内心哀嚎了一声,没有管勇利惊讶的呼喊,抱起勇利就走向卧室。

“哦,小坏蛋,你可真坏。”维克托把勇利压在床上,膝盖顶入勇利的大腿根部,重重地摩擦着。

“嗯啊……别叫我小坏蛋….啊哈….你这个爱哭鬼。”勇利经不起刺激,微微弓起背部,两只手紧紧抓住维克托胸前的布料。

“那就看看今晚谁是爱哭鬼吧。”维克托靠近勇利地耳边,低沉着声音说,吹了口气,满意地看着勇利地耳根更加的红。

 

然后他们干了个爽。

 

浴室里传来水声,满脸潮红的勇利躺在床上还没缓过神,就让维克托先去洗澡了。勇利突然面色很不好,气管痒痒的,咳嗽了几声就没事了。

勇利的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,看了看来电人,眼色一沉迅速接通。

“喂?尤里奥?”

“你应该知道了吧,”尤里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这次事情有些棘手,我们要换地儿了。”

勇利眯了眯眼,说:“可以,别换远了,我要按时回家的。“

尤里暴躁的说:“知道了猪排饭!地点在我家的地下室,不远。”

“你终于肯把你家的地下室贡献出来了,我很欣慰,尤里奥。”勇利笑着说,忽视了电话里传来的不屑的声音。

“不过你们竟然在DEA里安插了人手,不错呀。”勇利说

电话里的声音停了下来,不久传来“嘁”的声音,就挂了。

躺在床上的勇利默默思考着,不久维克托就出来了,宽松的浴袍将精壮的胸膛和几块若隐若现的腹肌露了出来。要不是已经没力气了,勇利表示他还可以和这个完美的男人大战三百回合!

“刚刚和谁打电话呢。”维克托用毛巾擦拭着头发,坐到床边

“尤里奥,”勇利说,“虽然很凶,但他是来找我问写作技巧的。”

维克托点了点头说:“那只小猫就是这样的,以前雅科夫把他交给我和我学格斗时他也是这样。但是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。”

勇利忍着腰间的酸痛,坐到维克托旁边,白净的手轻轻掰过维克托的脸,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。

吻完了,勇利舔了舔嘴角,像一只偷腥的猫。

“我亲爱的尼基福罗夫先生,醋放多了的猪排饭可不好吃哦。”

维克托表示:“不不不不不不不管是怎么样的猪扒饭我都喜欢吃!”这个势头,怕是可以再来一次,维克托暗搓搓地想着。

可无情的勇利却推开了他,留下一句:“我去洗澡。”

还未被擦干的水珠顺着头发滴落在脸颊,可怜的尼基福罗夫先生可不管,这可不是水,是他心灵的眼泪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的话:

文章全部人物的设定在这章里的一些细节都写出来了,猜出剧情算我输。

第一章就开车影响不好(手动滑稽)

千层套路,玩烂了的梗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99 )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