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维勇维】胜生勇利的突袭(短篇/一发完)

#J区中将勇XR区上将维
#维勇维无差!洁癖自动避雷!
#OOC与我同在



胜生勇利的突袭



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。R区守备森严,红外照射仪也显示此时无入侵人员。只有一阵阵清凉的夏夜的晚风吹过,引得树叶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


今天晚上值班的是格奥尔基·波波维奇,虽然依然在为阿尼娅的事情而烦恼着,可一向尽职尽责的好同志波波一如往常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驻守着。



突然,草丛中发出一阵声响,那可不是昆虫发出的,因为声音实在是太突兀了,无法让人忽视。波波维奇立马将手中的武器架起,又腾出一只手拿红外传感器。



“嘀——"



“什么人!”波波维奇大吼,他已经确定这是一个人,没错。可他现在要核实这个人的身份。



是敌?是友?



草丛中的人好像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,停顿了会儿。波波维奇乘机走近,眉头紧皱,武器拿得稳稳的,重心微微向后以防遭到攻击。



唰的一下,草丛里的人窜出,单手撑地踢腿将波波维奇手中的AK步枪踢落在地,波波维奇心里大叫不好,慌忙去摸腰部藏着的匕首,可对方却比他更加迅速,左手拉住他的手腕右手摸到对方的肩部,一个过肩摔,波波维奇被搁倒了。



波波刚想说话,却被对方捂住了嘴。



“对不起,波波维奇先生,我来是为了拿走一件重要的东西,望谅解。”在月夜下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面孔。



胜生勇利!既不是敌人又不是友军的J区中将胜生勇利!波波维奇陷入震惊中,R区和J区虽不是友军,但也不至于发生敌对的关系,尤其是与这边关系密切的胜生勇利,这怎么也说不通啊!



看着对方渐远的背影,躺在地上陷入震惊的波波维奇终于回过了神,颤巍巍地拿起了对讲机。



“一级警戒!”



“对方是……胜生勇利!猜测目标是雅科夫的文件!”



维克托,你干了什么呀。波波维奇心累地想。



奔跑着的米拉表示很糟心,她夜观天象,就知道今天晚上她不能安静的值个班。听见对讲机里的声音,米拉头都大了。



“你们门口的都是废物吗,那么多人都挡不下。”



“我怎么知道!”波波回吼道,“再说那可是胜生勇利啊!你来拦!”



“我才不………”米拉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黑色身影打断了。她苦笑道:“喂喂喂,假的吧……我真的超不想和他对着啊。”



米拉在和胜生开口前将对讲机换到另一个频道,“尤里奥吗?守好雅科夫的办公室,J区的勇利来偷袭了。”



“最高级警戒。”



“啥?你这个老婆婆……”尤里看见手里已经没了声音的对讲机,气急败坏的朝雅科夫的办公室走去。“搞什么啊那个猪排饭!”



回到米拉这里,勇利看见米拉额角上滴下冷汗。他叹了口气说:“米拉小姐,让开吧,我不想伤害你。”



看着面前长得清俊的勇利,米拉吹了声口哨,率先迈开了脚步。



“谁受伤还说不定呢!”



勇利轻松的接下了米拉的一记重拳,米拉想要用另一只手拉住勇利的胳膊却被勇利松手躲挣脱开,顺便蹲下去躲过了米拉的踢腿。勇利伸手准备抓住米拉的脚踝,米拉轻笑一声一个后空翻,本以为轻易地躲过去了,却没料到勇利单手撑地一个chair转,扫开了米拉刚刚撑在地板上的双手。



米拉一下子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,想翻起来却被勇利重新摁在了地上。勇利本想说什么,听见了一阵阵脚步声,他说道:“米拉小姐,对不起,失陪。”



米拉心累地想:这八成是和维克托有啥关系。



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雅科夫的办公室跑去,路上又搁倒了一些士兵,他将已经汗湿贴在额头上的黑发尽数捋上去,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锐利的眼睛。



勇利看见前方赶来的士兵,那应该是尤里叫来的,他啧了一声, 跑到就近的通风关口,卸了不锈钢板,钻了进去。



天知道他研究R区基地图研究了多久,每一处都守备森严,连通风管道都有红外仪和摄像头,随时都可能遭到攻击。



但是他可是胜生勇利啊,J区最强中将的名称可不是盖的。



他沿弯弯曲曲的管道爬着,熟悉的线路在脑海中不断浮现,他微微偏头,一支麻醉针堪堪从耳边擦过。那是他曾向维克托建议过的项目,没想到维克托真的采用了。



勇利甜甜的笑了下,推开了面前的铁盖,光线射了进来,勇利看见了一头金发。



“啊!尤里奥,晚上好。”勇利露出温和的笑容向尤里打着招呼。



尤里·蒙逼·奥·晚上好个鬼·普利塞提大吼出声:“哈?!你这个猪排饭怎么这么快!”他知道那群人拦不住勇利,但是尤拉奇卡小朋友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和他对上。



“喂,猪排饭,你知道雅科夫现在就在他的密室里,文件你拿不走,你怎么还来。”



勇利耸了耸肩,笑着说:“我知道。”



哈?这只猪是脑子坏了吗……尤里心里无限吐槽,可他也没闲着,手里的Kimber K6s已经转了三圈去了。



“你知道这样的后果,J区和R区会……”



“我知道,尤里奥。”勇利打断了他,说道,“我都知道。”



“为了这一天,我准备了很久,后果什么的我都会背负。”勇利诚恳的说,甩了甩手,尤里惊讶的发现勇利没有带手枪在身上。



“维克托知道吗。”尤里问。



勇利愣了一下,露出复杂的神情,“维克托不知道。”



说实话他还是很欣赏胜生勇利的,他想不到平时温润的亚裔男人在战斗时展现的狠戾,冷酷果断,他的身上有R区活着的传奇的影子。尤里勇利皱了皱眉头,准备一招把勇利放倒,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能力的。



尤里出手前一秒想道: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,你他妈的又干了些啥!



勇利向斜下方蹲下,躲过尤里的一记胳膊肘。别看尤里,虽然长得娇小,可那力道,纵使是勇利如果挨了一下也要疼个一天一夜,R区的妖精下手从不留情。



尤里瞪大了眼睛,眼前勇利快速跑来,快得只看得见黑影。尤里赶紧一手用力攥住门把手,蓄势待发的手枪瞄准勇利的小腿。



然后,他看见勇利转身,跑进了旁边的走廊。



…………



WTF?!!!!尤里心中一万只波波维奇跑过。



胜生勇利的目标竟然不是雅科夫的文件?!那到底是……



尤里放开门把手,赶紧追在勇利身后。



这个方向……猪排饭的目的地是……



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的房间!!!



只见勇利抬起强有力的腿,踢开了本来就没锁的门,走到室内,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就停了下来。



勇利深深吸了一口气,像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。



“维克托上将,我喜欢你很久了!”勇利闭着眼睛,脸红朝室内大声说道。

“希……希望你能接受我。”



尤里的眼睛变成了马卡钦的豆豆眼。



维克托刚洗完澡,腰间只围了一条毛巾,露出精壮的细腰,半干的发尾还滴着水,惊讶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。胜生勇利整个人都汗湿了,在通风管道里蹭的灰还留在衣服上和脸上,捋上去的头发有几缕还调皮地搭了下来。



明明看起来挺狼狈的,可只有维克托知道,他是有多么喜欢勇利现在的样子。



“哇喔……"维克托感叹道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。



正当维克托准备回答时,勇利准备睁眼一把抱住维克托时,尤里爆发了,用脚将两人踢了出去。



“他妈的你们两个说完了最好给我们一个解释!”说完把门关上了。



勇利缓过神来,看见维克托迷人的身体,悄咪咪地又一次脸红了。



维克托宠溺地看向刚刚给自己表白了的人,他都没发现自己也脸红了,他伸手将勇利额角的印迹擦去,说道:



“当然愿意,我亲爱的,我以为我们早就心意相通了呢。”



勇利差点热泪盈眶,准备一把抱住维克托然后和他大战三百回合,可不合时宜地,敲门声响起。勇利不满地去开了门。



门外站着的是波波维奇,米拉和满脸不爽的尤里。



“所以,你们想好怎么解释了吗。”三个人齐声说道。



维克托一脸疑惑。



R区的警戒鸣叫声在这一刻停止了。




=FIN=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173 )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