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维勇(维)】维系之人(番外)

*一个肉渣

*就不给你们看结婚嘿嘿

*依然无差(插)


维系之人:


维系之人(番外)


15岁的维克托在花样滑冰青少年锦标赛上获得了金牌,这是他第一次获得金牌,短节目曲目还用的是勇利曾经用过的《罗恩格林》。他想起当初的承诺,心里美滋滋的,虽然还只是拿到了一块,但这也是一个大大的飞跃!

勇利因为有商业活动所以没有在现场祝贺维克托夺冠,但还是打了电话的。听见电话那头勇利欣喜的声音,维克托心中的满足感大大的往上涨,却并没有达到他的满意值。

他想见勇利,他想触碰勇利。勇利看见了会不会亲吻他的金牌呢,维克托想道,虽然他更想让勇利亲吻自己。

整个banquet维克托的心都没有专注过,他的眼神飘忽着,他漫不经心的应付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。勇利说了今天下午就回家了,如果他可以早一点溜走的话还能和勇利呆在一起。维克托找到了雅科夫,在雅科夫的怒吼声中维克托还是跑了。

调皮的风卷起维克托银色的长发,他快速的跑着,眼睛里闪烁着急切的光。维克托急急忙忙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报出了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地址。

“请您开快一点,麻烦了。”维克托气喘吁吁地说。

“嘿!小伙子这么急,是赶着去见自己的心上人吗?”司机大叔一脸“我懂你”的样子,脚底一踩油门,飞快的冲了出去。

维克托听到后红了红脸,点点头说:“嗯……”

“你长这么帅,对方肯定也不错吧。”

维克托想起了什么似的,露出幸福的微笑说:“对,他是我见过的……最可爱的人,他很温柔,他改变了我的人生。”

两人就这样聊着勇利,不知不觉就到了。维克托付了钱就下车,看见屋子里亮着的暖暖的灯光,急切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,他走上前去敲了敲门,不一会儿门就开了,勇利温润的面孔出现在眼前。

“勇利!”维克托急切的挤了进去,鞋子没换就抱住勇利。

勇利惊讶地看着维克托,不知不觉这个曾经需要自己蹲下来拥抱的孩子快要和自己一样高了。勇利心中略有不甘但还是开心的拍了拍维克托。

维克托的长发凌乱的散在脑后,几缕调皮的头发还搭在脸上,勇利忍俊不禁,维克托鼓着腮帮子不满的问他为什么笑,勇利轻柔的将他脸上那些小调皮顺利归位。看着勇利几乎没变的脸,岁月总是不能在这个亚洲人身上留下痕迹,勇利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,甚至更加迷人了,让维克托不禁看呆。

“维克托?”勇利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让维克托找回了意识。

“啊!勇利快看看我的金牌!”维克托雀跃地一边跟着勇利进屋一边说,把金牌递给勇利,“都是勇利的功劳哦!”

勇利拿着金牌,无奈的笑了笑说:“雅科夫教练会哭的。”说完低下头,虔诚地亲吻了下金牌。看着勇利薄薄的粉唇印在自己获得的金牌上,维克托脑袋里的雅科夫们都长出了颜色各异的头发。

“勇利,我们的那个约定,还算数吗?”维克托问。他不只一次问了这个问题,起初勇利总是支支吾吾地混过去,后来妥协就答应了他,可维克托总觉得勇利还是把他当小孩子看,于是一遍一遍地问他。

勇利叹了口气,看出了维克托眼中的不安,说:“当然算数。”

“那勇利喜欢我吗?”

勇利怔住了,维克托从没用这种语气问他这个问题。可能是获得了金牌,可能在banquet上摄入了些许酒精,维克托觉得他必须要弄清楚。

“喜欢。”勇利立刻说,然后好像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脸红透了。

维克托惊喜的捂住自己同样红彤彤的脸颊,刚准备问更多的问题,却被勇利推进了浴室。

“快洗澡!然后休息。”说完勇利就回房间了,留维克托一个人在浴室里傻傻的笑着,笑啊笑就僵住了,维克托边揉边想:勇利不会还是把我当作小孩子糊弄吧。

无差(插)的肉渣

翻了请点这里


=FIN=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95 )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