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维勇︱授权翻译】Take Hold 紧握【八(完结)】(灵魂伴侣AU︱原著向)

原文:AO3

作者:lavenderprose

译者:原po

前文:


TH(八)完结


*前提:此章前段发生在11话维恰哭唧唧后的晚上



维克托醒来,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,黎明前的曙光透过窗户。他下床,蹑手蹑脚地穿过房间走向阳台,他看见勇利的身影蜷缩在木椅那儿。维克托花了一分钟的时间静静站在那里看着勇利,看够了才推开门走出去,头发的影子因微风吹拂在脸上摇曳着。巴塞罗那闻起来很香,即使在十二月,气温也很凉爽,却不能光着脚只穿内裤,维克托很高兴勇利穿着衬衫和裤子。

 

“嘿,”维克托走到勇利身后轻轻地说:“睡不着吗?”

 

“不。”勇利轻哼,抱住膝盖贴向自己。

 

“那也不行,”维克托低声说:“你知道明天有比赛。”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勇利肩膀上,这次他没有躲开。维克托坐在他旁边靠着他,将嘴靠近他的耳朵低语:“我讨厌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你。”

 

“我知道,”勇利说,转过头亲了一下维克托,好像是在道歉,“我只是……对我昨天晚上说的话感到很抱歉。我不知道,我无法忍受我拿走了你的东西,你爱着的东西。”

 

“勇利,”维克托单膝跪在勇利的面前,如同一个罪人在祷告:“自从你来到我身边,我什么也没丢。我唯一做到的就是得到了家人和朋友,而且不仅仅是在日本,尤里现在也会和我谈心,还有雅科夫和莉莉娅。我也正确地理解了自己本身。勇利,上帝啊,有生以来第一次,我——我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……”他握着勇利的手,把它带到自己的嘴唇,亲吻、亲吻再亲吻,“我想要的是你。永远和你在一起,不管怎样,和你一起生活。”

 

勇利咬了咬嘴唇说:“但是我——你爱着花滑。“

 

“我更爱你。”

 

勇利的眼眶红了,他的下巴开始抖动。“但我觉得——很糟糕。如果五年后我依然没有成就,那不就相当于你浪费了很多时间在我身上,这可是你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——”

 

“勇利。”维克托坐下,把勇利拉过来,亲吻着他的额头。“哦宝贝,哦,亲爱的。别这么对自己。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吗?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。”

 

“我不知道,”勇利呜咽着埋进维克托的脖子,“我不知道,我只……想要……坐在这里,哭。”

 

“好。”维克托再一次吻了一下他的额头,“好吧,就这么做吧。”

 

太阳在巴塞罗那升起的时候,维克托抱着勇利,将自己当作勇利的屏风,即使他自己的背部已经很凉了。最终,维克托感觉到勇利很温柔地在自己脖子上啄了一口,勇利告诉他:“对不起,让你哭了。”

 

“我也是,对不起,我说了你自私,”维克托说:“你愿意和我一起睡吗?”

 

“好啊。”勇利轻声说,让维克托带着自己回到那个临时的床上,维克托这一整周都在避免自己不从床边滚下去。他们蜷缩着,面对朝阳,维克托将自己的嘴唇靠在勇利的颈背。

 

“在俄罗斯,有一个传说,”维克托低声说:“也可以说是一个谚语。好像是这么说的——灵魂伴侣配对、我们的互换意识和生活在彼此身体里的原因是——此时此刻,你的灵魂伴侣最需要你,他们的灵魂大声呼唤着你,你的灵魂也冲过去,想要靠得更近。但是一个身体不能有两个灵魂,这样他的灵魂就属于你了,直到找到彼此。”

 

勇利从枕头里抬起脸咕哝着:“我喜欢,这是个很好的说法。”

 

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,但是,”维克托说,“因为你……在我们配对之前的几个月来到我身边。你救了我,胜生勇利,就在那里。你让我意识到……我身边有这么多生命。我从来没有比在你身边更幸福,我想在你的身边度过一生。我也知道,有些东西靠爱也不能弥补。有些事情我们不会同意,也有些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同意。可能以后有些日子,我们无法忍受彼此的视线,但我们会度过的。我们怎么不能呢?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他将额头放在勇利的肩膀上,叹息道:“比赛结束后,我们谈谈自己的事业吧。现在把一切压力都放下,好吗?”

 

有一瞬间勇利僵持住了,然后他缓慢地点头,头发沿着枕套滑下。“好,好。”

 

当维克托快要睡着了的时候,勇利翻了个身抱住他,把头埋在他的胸膛,亲吻着他的头顶。维克托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腰间,呼吸着勇利的气味,感受着手指上戒指的重量。

 

还有很多事情要说,还有很多问题要去解决。维克托并不怀疑他们有能力能通过。他从没真正做过。

 




 

勇利在一个星期二的晚上将常驻在圣彼得堡。两天后他们的新的训练计划就要开始,地点在圣彼得堡冰宫,从维克托的公寓六分钟步行就到了。

 

他们的公寓。

 

勇利在圣彼得堡第一个早晨时,维克托站在门口看着他。他的睡美人。维克托的床从没显得这么诱人,因为四分之三的位置被勇利霸占着。像一只章鱼一样的勇利四肢延伸到四个角,羽绒被盖在他的头上。维克托的脚下很冷,他的手里捧着一杯热茶,他在圣彼得堡的冬天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。

 

勇利终于从睡梦里意识到,有人好像在盯着他看。他翻了个身,把被子从头上拿下,露出脸,被子下面被光环包住的红红的脸和乱蓬蓬的头发。勇利是一个美丽、可爱的人。九岁之前,他就是有着天使个性的美丽可爱之人了。

 

“那是我的吗?”勇利喃喃自语,看着维克托疯狂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。

 

“啊,不。”维克托说。他其实很想把自己的茶杯给勇利,但他觉得想要咖啡的勇利不会对他手里的半杯茶和果酱感兴趣,如果给了他,他肯定马上扔掉。幸运的是,他早有先见之明,已经泡好了,“我给你拿点来,就一分钟。”

 

一分钟后,他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,马卡钦跟在他的后面,勇利早就在这期间裹着被子坐了起来。勇利困倦无神地将手举高高,身上的衬衫早就卷起来了,现在都在肋骨上了。维克托三步走到床边,将衬衫拉了下来,感觉到自己的腿蹭到勇利屁股旁裸露的皮肤。

 

“给你。”他低声说,一只手揽着勇利的腰,把咖啡递给他。

 

“谢谢你,”勇利咕哝,喝了一半后,他看了看咖啡说:“这真的很棒。”

 

维克托还是决定不告诉他,他刚刚可能喝了七百卢布一勺(他加了三勺)的咖啡。

 

“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”维克托轻柔的说,亲吻着他的耳朵,然后是脖子,最后是锁骨,“你是最美的…最性感…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?”

 

“有啊,”勇利慢慢地说,又喝了一口咖啡。他转过头去好让维克托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,尝起来有咖啡的味道。维克托希望以后的每一个早晨都这样度过。勇利推着维克托的胸膛迫使他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

“如果你能给我再来一杯这样的咖啡,然后让我刷牙,我就让你在浴室里操到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。”

 

“好耶,好耶,好耶!”维克托唱着歌,拿着被子跳了出去。马卡钦叫着,对突然活跃的气氛感到兴奋。维克托在咖啡里加了两勺奶油和一块方糖,轻狂地对马卡钦说:“我要嫁给那个男人,马卡钦。我真是爱死他了!”

 

马卡钦扒着他的裤子,在那一瞬间维克托突然想起以前的无数日子,只有他和这只狗站在这个厨房里,对着这些白色的墙壁说话,这足以让他感到非常孤独。这个回忆只进行了一秒,它就听到浴室里水槽启动的声音。他现在想起他有一个灵魂伴侣,一个昏昏欲睡,可能发怒的人正等着他的咖啡,然后在浪费热水的情况下给他一个朦胧的清晨高潮。

 

“我听见了,马卡钦,”他低声说。“可能还没到我听到的时候,但我还是听到了。”

 

“维恰!”勇利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,听起来闷闷的,大概是牙刷还叼在嘴里,“你迷路了吗?”

 

“只是心烦意乱了下!”维克托回答,然后回到卧室。

 

这是他人生的开始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Take hold of it together; it won't feel so heavy.

握紧那个人,你不会感到负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俄罗斯谚语。

 

 

=END=


赶在上学前一天弄完了!原文英文2w,翻译后中文3w3,这么点还拖了这么久【捂脸。谢谢大家在我翻译TH间的支持!

这篇文章主要是以维克托的行踪以及心里为线索,呜啊啊超感动的【大哭

We were made for each other.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维克托说的这句话是我在这章最喜欢的啦,虽然说维恰说的每句话我都很喜欢......

there are some things that love can't fix.有些东西靠爱也不能弥补。这句话说的是真利姐和小维的事情。

如果有不懂得或者是我理解错误的位置欢迎大家来找我哟吼!原文也希望大家能去看,喜欢的话请给作者kudos和评论!作者的 Tumblr (LavenderProse)上也有很多维勇的短篇,感兴趣的话关注下!

谢谢大家啦!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205 )
  1. badday987森日aka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