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ll业短篇》(主杀业秀业矶业|砂糖向)

chapter3(矶业)


今天是矶贝悠马的生日,长大后的他从事经济贸易工作取得了不少成绩,完全脱离了当初“贫穷班长”的称号。


不过粗话说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大概就是形容他的吧,即使家庭富裕起来了,以前勤俭节约的性子还是没有改过来,一如既往的抵挡不住廉价物品的诱惑,却更注意质量的好坏,这可把那些纯情少女们迷得七荤八素。


高富帅,勤俭节约,细心温柔,让婚姻更富有保障。


矶贝悠马为了省钱,还是将庆生地点选择在自己家中,自己则买一些小食物,其余的啤酒礼物蛋糕就都是E班老同学的事儿了。


时间到了,大伙也都到场了,随意的举办了一下生日前的寿星许愿模式,就大吃大喝玩的乐此不疲。


老同学都啧啧啧的感叹着矶贝褪去了学生时的稚气,增添了成熟男人的魅力,岁月是把杀猪刀。


看着人群中的一抹红,发现那淡金色的眼睛也盯着自己,矶贝悠马急忙拿起手旁的一杯啤酒,眼神飘忽不定。


怎么说呢,大概是中学的时候,矶贝悠马就喜欢上了赤羽业。


没有什么特别的事,当矶贝发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


看到赤羽业向自己走来,举着啤酒说:“班长,生日快乐,敬你一杯。”


——啊啊,也许就是迷上了这充满神秘的笑容吧。


矶贝温柔了笑了笑,说了声谢谢就拿走赤羽手上的瓶子慢慢的喝了下去,如果没有那淡淡的芥末味。


只有赤羽业摊手,吐了吐舌头,一副讨人嫌的样子用轻佻的语气说:“今天看在是班长生日的份上,就只挤了一点芥末,感谢我吧!”


——这中二半的中三病还没好么,真是一点也没变啊。


矶贝还是一脸温柔的笑了笑。


赤羽业感觉自己真是败给了这个人了,恶作剧在他身上从来不起效,真想撕破温柔的脸皮看看他真实的面目。想到这里,赤羽业好似饥渴的舔了舔嘴唇,带给了矶贝悠马极大的视觉冲击。


矶贝不是不敢告白,而是怕告白后被拒绝自己该怎么做,继续做朋友吗,那也应该是十分尴尬的,矶贝悠马是一个细心的人,告白失败后的种种情况都被他想了一遍,最后得出结论: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别告白!


最终除了赤羽业以外所有的人都醉醺醺的,送走了一群醉汉,赤羽业看着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矶贝悠马,径直走了过去。


双手撑在矶贝身体的两侧,赤羽业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人,俊秀、成熟。


赤羽业好像想起了什么,眼神一闪,勾起诡异的笑容,撑在沙发上的手也转移到矶贝的脸上,赤羽业蹂躏着矶贝悠马的脸,看着不符平常完美王子形象的表情,赤羽业不顾形象的笑了出来。


矶贝就是这样被赤羽业给揉醒了,睁眼就是喜欢的人精致的脸,矶贝表示这肯定是梦。


终于受不了被赤羽的搓揉,矶贝一翻身就把赤羽业压在了身下,毫无警惕的赤羽就活生生的陷入柔软的沙发。


“那个......班长?”赤羽业用手指戳了戳矶贝的脸。


矶贝悠马一下子将头埋在赤羽业的肩上,紧紧抱住不放,一只腿挤进赤羽业的双腿之间,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大腿根部。


赤羽业的脸“嘭”的一下红了,收紧双腿抗拒着。


“班长.......唔......不要......啊”


没喊多久,赤羽业就发现身上的人没了动静,才知道矶贝睡着了。


看着矶贝悠马的睡颜,赤羽业嘟起了嘴,气恼的想:我难道就这么没有魅力吗。


赤羽业喜欢矶贝悠马,没有特别的事,应该是那一成不变的温柔吧,那双黑眸好像有异常的魔力,总能让人的心平静下来。


赤羽业换了个姿势,把矶贝悠马放在自己的身旁,手环住矶贝的腰,头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,闻到略沾酒味但让人安心的味道,赤羽业动了动睫毛,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窗外不知名的小虫发出浅浅的低吟,月光从窗户透过,被纱帘挡住在地板上形成斑斓不清的月影,拨动着,好似澄澈明净的水波。


柔软的沙发中,一黑一红交杂着。


这就是,两个互相暗恋的傻瓜。


“喜欢你。”


今天一如既往,在心里,对你说出这句话。


我是星,永远守护着你。


有着耀眼太阳般的笑容,那便是你。


今已绽放的向日葵,那便是我。


=FIN.=


作者的废话:


没错这就是两个笨蛋的双向爱恋,悠马君的迷人之处就是阳光和温柔吧,十全好男人啊|( ̄3 ̄)|


啊呀码完了好想恋爱啊( ̄+ー ̄)

评论 ( 5 )
热度 ( 60 )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