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ll业短篇》(主杀业秀业矶业)

此章请务必搭配使用歌曲:JUJU-明日がくるなら


chapter5(秀业)


赤羽业每半年会到医院来一次体检。


拿到化验单的他,没有哭,没有闹,平静的看着单子上四个黑色的粗体字。


——恶性肿瘤。


身着白洁服装的医生在一旁开口:“赤羽先生,很不幸你得的是恶性肿瘤,像您这种情况很少见,如果要动手术的话,几率不足百分之十,希望您慎重考虑。”


赤羽业沉默了半刻,抬起头来还是那轻佻的笑容。


精致的脸上浮现着此时并不可能出现的表情,语气平静。


“谢谢医生了,如果,我不做手术的话,可以活多久?”


语气像是不关他的事一样。


“最多一个月,当然我的意思是你这一个月可以自由活动,一个月后,你应该会瘫痪,那就必须要做手术了。”


这是他记忆中医生说的最后一句话,走在路上的赤羽业把手上的化验单揉成一团,丢进路边的垃圾箱里。


回到家,看见恋人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听到开门的声音,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向赤羽业。


“体检怎么样了?”


赤羽业戏谑的看着他,吐了吐舌头。


“我的身体可好的很。”


浅野一把把他揽入怀中,蹭着那一头柔软的赤发,时不时轻吻发丝。


“没事就好。”


赤羽业眼神暗了暗,双手穿过浅野的腰,环住他,把脸埋在浅野的怀里,深深的吸了一下,满足着恋人身上熟悉的气味。


“怎么了?感觉你今天特别的黏人。”


“那我不抱了哦。”


“那你还是抱吧,粘人的你更可爱。”浅野低头看了看胸前毛茸茸的赤发,宠溺的说。


赤羽业难得的撒娇了一次,抬起头来,用淡金色的眸子盯着浅野。


“学秀,这个月我们出去旅行吧,就我们两个。”


“好啊。”浅野一口答应下来,“就当是度蜜月吧。”


赤羽业用肘击将浅野的小腹一打,转身就进了房间。


门外还隐隐约约的传来浅野学秀的吃痛声,可赤羽业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,径直走向自己的床,翻身就躺在了上面,用被单把自己裹的死死的。


捂着嘴唇,无声的哭泣,无声的痛。


现在的感受就像是一阵烟雾把自己全身上下堵着,鼻子很酸,整个身体都在痛。


恐惧感第一次涌上心头,他真的,不想死。


——求求你,我真的不想死。


但是,如果让浅野学秀知道了的话,那他一定会带赤羽业全国各地找最好的医生治疗。


赤羽业知道,这种病,手术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,他还不如用这一个月来享受,最后的手术决定成败。


于是后来的每个夜晚,赤羽业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恐惧。


一个月的旅行开始了,浅野学秀带着赤羽业玩遍了所有地方,也没有问赤羽原因。


第二十四天的晚上,他们来到游乐园。


“业,去坐摩天轮吧。”浅野牵着赤羽业的手,问着他。


“欸——学秀真的相信摩天轮的传说么。”赤羽业呆呆的望着挂满霓虹灯的摩天轮。


带着赤羽业坐进去,笑着看着他,金黄色的头发和俊美的笑容让赤羽业失神。


“不管怎样,我还是希望得到祝福啊,能够和业永远的幸福下去。”


赤羽心头一痛,'永远'这个词真的快刺穿他的耳膜。


带着沉重的心情,赤羽业和浅野慢慢的升高。


巴黎的温度有些偏低,从口中呼出来的热气在玻璃窗上形成浅浅的白雾,赤羽伸手,不自觉的在上面用修长的手写下'学秀'二字。


浅野笑了笑,握住他微凉的手,温暖的热度传递给了赤羽,让他眷恋,浅野托着赤羽的手,在下面又写了'业'。


三个字,是两个人的世界。


握住的手不知何时变成了十指相扣,温暖的感觉好像可以点亮全世界,此时,整个世界好像只有这两个人,耀眼的霓虹灯给两人镀上一层暖暖的光圈。


到达顶端,心有灵犀,不含情欲的蜻蜓点水。


如果只有一秒也好,让我在你身边多待一会儿。


再发现,赤羽脸上已满是泪水,溢满了淡金色的眸子,顺着脸庞划过,滴落在凳子上,瞬间不知踪影。


脑袋一阵钝痛,赤羽业惊讶的睁大眼睛,看着周围慢慢变黑,很快没了知觉。


霎时间,游乐园里响起了救护车的鸣笛声。


医院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做了最基本的保护工作,给赤羽业安排了手术。


浅野用自己的势力请来了顶级的脑内专家,为赤羽业开刀。


醒来的赤羽业发现自己不能动了,瘪了下嘴,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瘫痪。


已经知道自己快死了,赤羽业却发现没有先前几天那么痛苦。


即使知道自己自己的意识都快麻痹了。


浅野学秀就坐在旁边,看着这样的赤羽业,心里的苦绝对不比赤羽低。


赤羽业开口:“学秀其实早就知道了吧,我的病情,为什么不说呢。”


浅野狠狠的将自己脸抹了一把。


“我相信你,你做的决定都是有原因的。”


赤羽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问:“什么时候手术。”


“明天,刚刚给你拍了个CT,医生们正在准备。”


赤羽轻笑出声,看着周围刺眼的白,鼻子里全是消毒水的气味。


“那今天,就是我们最后的一个晚上了呢。”


浅野金色的刘海在灯光的映照下投下一片阴影,遮住了神情。


“别给我说这种话!你不会死的。”


抬头,让赤羽业看清他的神情,因悲伤而扭曲的脸,和溢满泪水,布满红丝的双眼。


“求你,为了我,为了大家,一定要活下去。”


不知什么时候,病房外面,E班的所有人都来了,都和浅野学秀一样的神情,受不了的已经开使嚎啕大哭。


“大家......”赤羽淡金色的眸子惊讶的看着他们,“别哭啊,都怪你们,传染给我了。”


颤抖的声线回荡着,勾起鼻子的酸胀感。


这个夜晚,注定是不眠之夜。


很快到了手术的时间,赤羽业躺在准备送到手术室的床上,看着大家。


浅野学秀走过来,看着已经没有头发了的赤羽业,用额头抵住他光洁的额头,闭上眼睛,好似在祈祷,在赤羽业耳旁低低的说:


“明日如果到来,我什么都不要哦,只要你。”


听到这句话的赤羽业,一个月来的痛苦,一个月的孤独,一个月的恐惧,在这一刻爆发出来,搂住浅野的脖子,哽咽的说:


“学秀........呜...我真的....真的不想死啊......我还想和你,和大家在一起......死什么的才不要......我想活下去啊......”


“我真的不想死......”


浅野学秀笑了笑,拍拍赤羽业沾满泪水的脸蛋,金色的头发好像是永不坠落的太阳。


“那就,活着好了。”


对医生们点了点头,医生也很欣慰,毕竟,病人有求生意识,是最大的良药。


亲吻了赤羽业的嘴唇,看着被推进手术室的赤羽业慢慢的消失在眼前。


直到手术室的灯亮起,浅野学秀终于颓废的,坐在了室外的椅子上。


从一个月前浅野每天忍受着痛苦与恐惧,强颜欢笑,为的就是能让赤羽业开心,让他不为自己担心。


随时都充满笑颜就好,为了你,我什么都无所谓。
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
求你,一定要活着出来。


【如果明日到来,我什么都不要哦,只要你。】


=FIN.=

作者的废话:

大家快夸我情人节也更啊~

这次标题里的'砂糖向'也被我去了呢。

自己整体看了一遍感觉不怎么虐,果然还是要练习下虐的效果么【严肃脸

情人节快乐www

关于这个梗,如果想了解一下的小天使们可以看一看这一部电影:《余命1ヶ月の花嫁》

评论 ( 4 )
热度 ( 74 )

© 森日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